医疗商业化的资本分水岭

多肽链
关注

image.png

多肽链丨多肽学社宣

作者丨丛名龙

纵观中国医改大环境,医疗健康的市场化程度的逐渐完善,自然也成为“敏锐”的产业投资基金关注的重点,现如今公立医疗体系的定位逐渐清晰,而作为资本更多注入的非公立体系医疗的市场还“动荡未止”,如何获得市场运营成果的肯定,成为了资本方发力的中心。

医疗业的竞争力,并不仅仅体现在人口的消耗,我们看近期投资的热点以老龄化,慢性病或者癌症这些趋势化需求为主,而淡化了一些伸缩性的需求,比如试管婴儿,私营牙科,医生集团。

如今重资产医疗服务投资趋势,更以投资医院作为主体,其中也将出现资本运作最大的特性就是区域性、品牌化、子母孵化式的特征。

公立医院转制也为资本方打开一片市场,成为快速获取优质标的一大形式,中等层次医院往往会成为转制的第一梯队,随之而来的高端医疗服务产业将也会在中国一线城市大范围进入。

传统医疗产业链上,围绕患者在医院里的接受的诊断、治疗服务,相关利益方获取的价值及产生的关联,制药商、医院、患者、医疗保险、医疗设备是主要参与方,而医院拥有设备、医生资源以及所产生的数据,处于绝对的价值制高点。

《多肽链》在与多方医疗投资人进行访谈的时候,其中有一个共性痛点也是他们所顾忌的,“医疗行业具备自身的客观发展规律,也受到严格的政策监管,如果想靠资本来催熟市场,是不切实际的想法。”

若想把医疗服务市场打造成熟,政策导向和行业透明化竞争就成为关键之处,若不具备这几项先决条件就很难在竞争中形成优势,而一向“闭塞”的医疗服务市场势必要逐步进化来迎合时代的发展。

医疗服务一定是以技术为核心驱动,而技术的提供方正是目前仅有的350万左右的医生群体,所以在2014年“医生集团”的引进,也迅速的获得资本市场的关注,目前医生集团也在国家政策大力倡导下趋于完善和市场化,作为医疗服务市场的补充,也在多方努力下取得了可观的成绩。

促使医生们出来创业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政府出台了一大批的政策,“鼓动”社会资本投资健康产业,促进非公有制医疗机构的发展,医生们凭借自身的力量充其量能开办一个小诊所,很难做大做强,但借资本的力量进行更多市场补充是必要选择,但单个医生的力量在与资本博弈时实在是“人单力薄”,而医生集团能够作为一个独立机构来进行发展。

医疗集团的服务可以概括为两大类,一类是2B业务,为研发机构和医疗机构提供服务,比如CRO、CMO和医院信息等;另一类是2C业务,为个人提供就医和体检服务,而服务是刚需要素,各细分医疗服务垂直赛道更受资本青睐。

面临医生集团的产业投资困惑,分享投资联合创始人黄反之指出:“现有体系痛点多多、生产要素亟待重构、政策环境日趋良好以及商业体系逐渐完善都是医生集团现有的发展机遇,改良现行医疗服务体系,必须搅动生产要素,优化配置方式。”

医生集团的兴起,正是着眼于最核心要素,即优质医生的流动和辐射价值,在当下时代,医生群体正在逐渐转变为核心稀缺资源、变革的引领者和重要参与方以及潜在的未来整合者。

与此同时,医生集团模式在美国、新加坡、台湾的成功基础,是医疗人才的充分流动和民营机构的高度活跃为基础。

目前跳出体制运作的医生仍然是少数,一旦离开了名院光环,“医疗人”到“市场人”的转变会面临很多风险,如今体制内医生集团模式单一,精力有限。

而体制外医生集团在无法满足估值的压力下被资本推动,而进行开设实体医疗机构,放弃轻资产发展路径而转入重资产领域,其也会面临更大的机构运营压力,并且也改变了原有设定的商业模式。

站在投资人角度,如何运用资本来提升其发展深度,凸显医生集团自身核心竞争力,实现医生集团价值,就成为了很大的痛点。

而在市场上奔波的大多数医生集团,没有形成头部效应,也没有业务模式进化的方向,所以更要遵循传统市场运营的套路打法,巩固技术层面,找到一个适合的商业模式才是短期目标,同时也等待更加规划化,市场化的市场到来。

可是医疗健康行业作为弱周期行业,在面对经济前景不明朗,经济下行,医疗服务作为刚需也是更多资本作为躲避寒冬的避风港,下侧风险相对小,退出相对容易,同时也是很好的布局,通过医疗服务,把整个医疗健康行业底层生态建好,做药做器械都离不开医疗服务场景,自然也是更多资本跨界投资医疗产业的驱动力。

通过填补公立医疗机构的缺口来发展是目前社会办医现实的选择,但民营医疗机构在做出战略决策之前仍需分析什么样的缺口能够填补,尤其是在人才供给上能否满足,如果供给存在严重的缺陷,这类缺口是不适合由民营机构来承接与补充,这些需要投资人谨慎关注。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