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空军“敏捷旗”演习背后的“先遣联队”概念是什么?

空天防务观察
关注

2020年10月21日至10月29日,美空军举行了代号“敏捷旗21-1”(Agile Flag 21-1)的作战演习,这是该军种首次以“敏捷”冠名所谓的“旗帜”系列品牌演习,也是其中罕见的未以颜色命名的“概念旗”。

与2020年12月中旬根据空中作战司令部(ACC)司令签署的规划文件高调落地的“黑旗”(Black Flag)演习不同,“敏捷旗”演习的官方报道屈指可数,专业网站也并未给予专门篇幅进行评述。综合现有信息分析,该演习属于“以模型演练概念”,即通过“敏捷战斗运用”(ACE)模型和“先遣联队”(Lead Wing)概念的相互嵌套,检验二者的具体效能,予以深入探索和不断完善。与外界耳熟能详的“敏捷战斗运用”相比,“先遣联队”是美空军新近提出的概念,旨在强化该军种在大国间高端战争中的大规模快速出动能力和战场适应能力。

一、序幕:跨司令部合作计划

2020年1月29日,在弗吉尼亚州兰利·尤斯蒂斯联合基地举行的技术与采办保障评审会议(TASRC)上,时任ACC司令迈克·霍姆斯上将与空军装备司令部(AFMC)司令阿诺德·邦奇上将联合签署了“先遣联队合作计划”协议备忘录(MOA)。这是“先遣联队”一词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

“先遣联队合作计划”是ACC对AFMC发起的“美国所需要的空军”(Air Force We Need)倡议的回应,其目的是建设“作战圈”和“采办圈”的双边交流文化框架,促进“采办圈”了解武器装备在全寿命周期的作战和保障需求,确保“作战圈”拥有“能够正确应对当前和未来威胁的技术”。2020年10月11日,AFMC又与空军全球打击司令部(AFGSC)签署了“先遣联队合作计划”协议备忘录。AFMC方面称,该备忘录正是基于其与ACC先前合作的成功经验,进一步在空军寿命周期管理中心(AFLCMC)和空军核武器中心(AFNWC)下属的部分计划执行办公室(PEO)与特定武器系统“先遣联队”间传播合作、协同、创新的文化。根据该备忘录,AFMC和AFGSC计划每年进行两次人员交流活动,互派中高级军官。AFMC的军官将深入AFGSC的“先遣联队”,了解任务生成、航线规划、勤务支援等与作战行动紧密相关的环节,并从作战人员角度分析武器系统的实际能力;AFGSC的军官将加入相关计划执行办公室,了解武器装备从设计研发、合同授予到维护保障在内的完整采办流程。

二、基础:第15航空队的重生

2019年9月18日,美空军以第24和第25航空队为主体,合并后重建了第16航空队,成为该军种的专职信息战部队。此举也拉开了ACC下属常规作战部队大规模重组的序幕。2020年8月20日,该司令部又以支援美国中央司令部的第9航空队和支援美国南方司令部的第12航空队为主体(两个航空队保留司令部,但只聚焦本战区的作战任务),吸收其核心力量重组了第15航空队。该航空队拥有超过600架飞机和逾4.6万人,编成13个联队,全面统筹ACC战斗机、无人机、加油机、情监侦飞机、指挥控制飞机等战术兵力的训练、组织和装备等工作。

在重建完成仅一个月后,第15航空队司令查德·弗兰克斯少将就提出,计划在10月对“先遣联队”概念进行首次试验。他同时透露,美空军内部对该概念的研讨已持续了一段时间,适逢马克·凯利上将接掌ACC、空军参谋长查尔斯·布朗上将发布《加速变革,否则败北》军种战略愿景文件,因此得以在短时间内获得关键支持并实质性推进。

三、内核:战时联队任务编组

“先遣联队”概念的实质是,在大规模战争爆发时,以现有中队快速组成航空联队,高效、敏捷遂行作战任务。美空军认为,自2001年阿富汗战争以来,该军种所执行的绝大部分作战任务仅需出动中队或更小规模的单位。这些中队隶属于不同联队,且任务空域相对固定、地面基础设施较为完善,这也使得美空军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未能演练联队级的作战行动。大国间高端战争具有爆发时间、地点和规模均不确定的特点,飞行员不但要面对陌生空域,还可能缺乏完善的支援保障设施。在对手使用远程导弹和轰炸机对各主要基地发动第一波打击后,必须将分布在战区不同地域的残存中队捏合起来,编组为“先遣联队”遂行任务。

“先遣联队”概念与“空军远征联队”(AEW)有一定相似之处,两者的最大区别在于,组成“先遣联队”的各中队不会在事先得到任何通知或预警,也没有时间详细磋商作战相关的各项事宜。第15航空队计划把其下属的6个战斗机联队作为试点单位,在美国本土开展“先遣联队”概念演练,该演练随后被确立为“敏捷旗”系列演习,每年举行两次。

四、实践:全国抽调力求真实

美空军称,共有六个单位参与了“敏捷旗21-1”演习,包括:——驻爱达荷州芒廷霍姆基地的第366战斗机联队参谋部;——驻爱达荷州芒廷霍姆基地的第389战斗机中队,装备F-15E战斗机;——驻阿拉斯加州埃尔门多夫-理查德森联合基地的第90战斗机中队,装备F-22战斗机;——驻佐治亚州罗宾斯空军基地的第5作战通信大队;——空中机动司令部某单位;——空军特种作战司令部某单位。上述单位将分散在四个基地,分别负责不同任务,包括:——芒廷霍姆基地作为战斗机中队常驻地;——佛罗里达州廷德尔空军基地作为任务生成和指挥控制中心;——佛罗里达州赫伯特机场作为前沿作战基地;——佛罗里达州埃格林空军基地作为应急基地。

从上述情况看,美空军在本土竭力为“先遣联队”构建贴近实战的训练环境,其突出特点包括如下几点:

——典型兵力构成:美空军战斗机联队的作战大队一般下辖2个或3个战斗机中队,此次演习的核心是1个联队参谋部,作战兵力为1个四代机中队和1个五代机中队,此外通信保障大队、后勤保障分队、安全警戒分队等也全部配属到位,且均来自不同单位;

——典型作战环境:从地理位置上看,作为战斗机常驻地的芒廷霍姆基地与作为前沿作战基地的赫伯特机场分别位于美国本土的西北和东南,直线距离超过3000千米。作为参考,美空军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关键支点关岛安德森空军基地距台海约2600千米。从自然环境上看,赫伯特、埃格林和廷德尔三座空军基地全部位于佛罗里达州,西邻墨西哥湾,以热带/亚热带气候为主,且纬度与关岛接近;

——典型演训科目:美空军并未详细报道“敏捷旗21-1”演习的具体内容,从已公开的部分图像资料分析,仍以“前沿地区油弹补给点”(FARP)、野战机场快速建设与持续保障、机场守备与火力防护、高频连续出动与快速分散避袭等“敏捷战斗运用”模型中的常规科目为主。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