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式”战斗机,日本防卫省不可让步的一个条件

空天防务观察
关注

2021年3月3日,日本《总裁》杂志(President)网站刊文《“令和零战”,日本防卫省不可让步的一个条件——若对美国惟命是从,就太不像话》(?令和のゼロ戦?の開発で?防衛省が絶対に譲らなかったひとつの条件)。题目中“令和零战”指的是日本正在研制的下一代战斗机(F-X),意即令和时代的“零式”战斗机。“零式”战斗机是二战时期日本研制的主力战斗机。该文介绍了日本下一代战斗机研制相关的一些背景信息,提出了一些有意思的观点,可反映日本民间对该项目的看法。作者半田滋为日本军事记者,原东京新闻社论兼编辑委员、独协大学专职讲师、法政大学兼任讲师,著军事相关书籍多部。我中心孙友师先生将文章主要内容编译,供各位读者参考。

本文所述文章的题头截图(日本《总裁》杂志网站图片)

安倍前首相强行推迟下一代战斗机研发

防卫省2021财年预算中为下一代战斗机安排了576亿日元的经费。此前,防卫省开展了“考虑国际合作”的概念设计,选定三菱重工作为主承包商,并选择美国洛马公司作为分包商。2021年开始将在上述经费的支持下开始正式的研发工作。从“国际合作”的措辞来看,很遗憾,日本没有独立研发下一代战斗机的能力,必须借助美国等航空强国的支持才行。可是,如果上届政府决心再大一点儿,并非不能跨越需要国际合作的壁垒,但时任政府领导人太不靠谱,将维持美日良好关系作为最优先事项的安倍晋三强行推迟了下一代战斗机的研发进程。(2019年,日本一群议员联名上书安倍,建议“早日启动日本主导的下一代战斗机研发”,安倍称:“日本主导研制很重要,但是跟美国合作也很重要”——本文括号中内容均为编译者补充)

响应了特朗普总统的“购买美国产品”,可是……

下一代战斗机是航空自卫队现有92架F-2战斗机的后继机型。由于F-2战斗机将在2030年前后开始退役,防卫省从2017年就开始研讨下一代战斗机研发问题。可是,安倍内阁2018年12月决定增购F-35战斗机,硬是把F-35横插到下一代战斗机的前面。增购的105架用于替换航空自卫队F-15机队中99架老旧型。(日本201架F-15中有99架未进行过现代化升级。)强制用F-35替换没到退役期的还能使用的F-15,是出于响应特朗普总统“购买美国产品”的要求。为了给美国政府送钱,日本政府做出了“进口完成机”(不再由日本企业组装,参考下文)的决定,防卫省花费1870亿日元在三菱重工等建立的F-35总装线在完成此前订单生产完成之后将停用。(早期购买的42架F-35中前4架在美国生产,后38架由日本组装,还剩不到18架。)此中问题很大!

日本防卫省预测的2018(平成30年)-2048年(令和30年)日本战斗机谱系组成(日本航空自卫队图片)

如果停止生产飞机,飞机制造技术就会丧失

无论是战斗机还是客机,如果停止生产,飞机制造技术就会出现断层。日本国产支线客机“空间喷气机”(就是原来的三菱支线喷气飞机MRJ)开发出现困难有着深层次的原因,日本二战之后被美国禁止研制飞机,解禁后研制了YS11运输机,但那之后没再研制过客机。增购F-35有可能使日本丧失战斗机制造技术。深感焦虑的防卫省在尚未确定国际合作方式的情况下,在2019年预算中以“未来战斗机”为题安排了57亿日元的研究经费。在2020年预算中,项目名称改为现在的“下一代战斗机”,开发经费为111亿日元。防卫省利用这些经费推进了研究工作,到去年12月为止,已经确定了下一代战斗机的开发概念。

防卫省认真地以研发“令和零战”为目标

说到空战,就会联想到战斗机之间近距离战斗的空中格斗。但是,随着导弹技术和信息共享的网络技术的进步,空战模式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从视距外发射导弹的战斗方式是主流。在这种空战中,雷达难以显示的隐身战斗机占据了优势;另一方面,也需要能够综合信息以正确掌握敌机位置的功能。在对其他国家战斗机研制情况观察的基础上,防卫省确定下一代战斗机的概念为同时具备以下三点能力的飞机:①应对以量取胜的敌人的先进网络战;②优秀的隐身能力;③搜索、探测敌机所不可获取的先进传感技术。在防卫省的资料上(见下图下方),用不同的字体写着“可实现这种作战方式的战斗机还不存在”。可知,防卫省在很认真地以研发“令和零战”为目标开展工作。

日本防卫省对下一代战斗机概念特征的描述(日本防卫省图片,孙友师先生汉化)

只有有实战经验的国家才能研发战斗机

但是,仅仅靠日本的技术是造不出理想的战斗机的。日本国内唯一有制造战斗机能力的三菱重工在防卫省资助下研制了先进技术验证机X-2(即“心神”),该机2016年首飞,但是发动机推力太小(XF-5发动机,单台推力5吨,“心神”上安装2台),使该机成了一架小型飞机。该机虽然不能作为战斗机使用,但是验证了隐身技术。另一方面,发动机制造商IHI在向X-2提供发动机后,又研制了15吨推力的性能满足下一代战斗机要求的发动机。另外,三菱电机公司拥有制造世界顶级雷达的技术。

问题是,如果只是单纯地组合上述技术,还无法研制出下一代战斗机。处于战斗机核心部分的软件和武器系统等,如果不是拥有实战经验的国家,就无法研制出合格的产品。这一点防卫省也明白。2018年,防卫省向美、英两国政府发出了方案征询书。之后,收到了美国洛马公司、波音公司和英国BAE系统公司的方案。

洛马公司被选为“分包企业”

防卫省2020年10月选定三菱重工作为下一代战斗机的主承包商,并将洛克马公司选为“分包企业”。虽说三菱重工是日本国内最大的防务企业,但洛马公司是世界军工巨头。胳膊拧得过大腿吗?不得不提的是,围绕战斗机研发,日本曾被美国坑过。20世纪80年代日美共同(以洛马公司F-16为基础)研发F-2战斗机的时候,美国以国会反对为由没有向日本提供飞控软件,造成了F-2开发经费高涨。现在,三菱重工为主承包商,洛马为分包商。这是一个足以让人时不时回忆起往事的配角吧!

“政治能力、技术能力的差距”使日本失败、美国胜利

F-2研发结束后,美国又要求参与机体制造,并要求日本支付40%的制造费用。日本政府妥协,按美方要求付了钱,其结果是,F-2的采购费用由原先估计的约80亿日元涨到了120亿日元。单发的F-2竟比双发的F-15还要贵。防卫省原计划采购141架,调整到了94架。另一方面,美国得到了日本的碳复合材料制造技术,该技术可减轻机体重量,洛马公司将其应用到F-22和F-35上,获益匪浅。彼此政治能力和技术能力的差距使日本成为了败者、美国成了胜者。F-2生产结束后,谈起三菱重工的战斗机制造,只有F-35战斗机的“组装”。这是因为美国政府不想让日本获得战斗机制造技术,因而不给生产许可证,只允许部件组装。

防卫省研发下一代战斗机的一个条件

日本组装完成的F-35归美国政府所有,美国再以比单纯进口高50亿日元的价格卖给日本,单机价格达到了150亿日元(约1.4亿美元,而F-35A最新国际报价已降到8000万美元以下了)。由于这个价格差,安倍政府后来增购的105架F-35全部为单纯进口。事实上,没有单独制造战斗机技术的日本,对于美国的任意妄为是无计可施的。防卫省在研发下一代战斗机时,将“可根据我国主体判断修改和升级的改修自由度”作为合作条件之一,希望打破未经美国允许就不能修改的先例。另外,为了能够让日本国内企业参与,维持国内产业基础,还要“适时、适当的修改及提高修改能力”及“从确保高出动率和提高应对能力的观点出发,需要保持国内基础”。如果让美国掌握主导权的话,就会一切以美国为主。如果下一代战斗机在关键时刻陷入无法使用的状况,还不能适时、适当修改的话,那就不像话了。

政府和产业界必须齐心协力一战

洛马公司被置于只从事三菱重工和防卫省认为必要范围内业务的“配角”位置。防卫省提出的这个国际合作的方向性恐怕没有错。但是,美日之间技术上存在差距,以这种客强主弱的合作方式,下一代战斗机的研发能否顺利进行,无人知晓。只是,这次下一代战斗机的研发,将成为日本能否改变唯美国马首是瞻、成为真正独立国家的试金石。因此,毫无疑问,这是一场政府和产业界必须团结应对的总决战。

(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  孙友师)                                            

本篇供稿:系统工程研究所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