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锦能源的牌局

香橙会
关注

在山西“能源世家”美锦能源手上,捏着两副牌,一副是传统能源牌,一副是氢能牌。

两副都是好牌。

只是怎么理牌,怎么出牌,又以什么样的节奏出牌,考验着这个家族的智慧。

1百亿投资

从嘉兴市秀洲区管委会大楼往下眺望,有一块超过100亩的空地被栅栏完整地围住,里面还种植了玉米等农作物。据了解,这是可供美锦能源选择的一块项目用地。

嘉兴市秀洲区管委会招商发展局人士向香橙财经介绍:“美锦能源项目仍在框架协议阶段,目前尚未推进到立项建设的后续阶段。”

这就是山西美锦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锦能源”)嘉兴氢能产业园项目。

“秀洲区为项目提供土地支持。省市级别的支持会更多,比如拟定设立氢能产业基金配套。但是由于尚未定下来,具体出资金额还不方便对外透露。”嘉兴市秀洲区一名项目参与人士说。

早在2019年3月23日,美锦能源与秀洲区管委会签署了《美锦能源氢能汽车产业园合作框架协议》(以下简称“《合作框架协议》”),协议主要内容为在嘉兴市秀洲区投资建设美锦氢能汽车产业园。产业园总体规划用地2000亩,预计总投资100亿元。

而美锦能源有关人士在接受香橙财经采访时候表示,6月初时,已经将新修订的投资协议交给嘉兴市政府,但出于谨慎角度,投资协议仍需要修改。

在美锦能源看来,投资落地协议推进不快,主要卡在几个关键问题上,比如土地审批问题,比如补贴问题——秀洲区是一个区,需要参照省里的车补和站补。

百亿元投资虽然迟迟落不了地,但美锦能源在股票市场上的涨势颇为抢眼。

自从3月25日公司发布公告后,美锦能源只用了19个交易日,股价从6.87元/股急速拉升到21.54元/股,暴涨314%。而今年以来,美锦能源股价从3.21元/股起涨,一路涨,最高暴涨了6.7倍。在氢能上市公司里涨幅第一。

美锦能源在嘉兴的氢能投资不是孤例。

3个月后, 6 月 26 日美锦能源跟青岛签署了《青岛美锦氢能小镇合作框架协议》(以下简称“《合作框架协议》”),协议主要内容为在青岛市西海岸新区投资建设青岛美锦氢能小镇。投资金额也是100亿元。

除了嘉兴、青岛之外,美锦能源还在自己的大本营山西,以及其他一些地方陆续做氢能产业化的布局。

“美锦能源的长项在于氢能的产业化能力。当前公司的业务重点,就是在大湾区、长三角、环渤海等全国重点区域做氢能产业化落地。”负责氢能业务的美锦能源副总裁姚锦丽说。

2美锦能源的氢能版图

美锦能源主业不是氢能,是从煤炭起家,如今已是中国最大的独立商品焦生产商。数据显示,美锦能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锦能源集团”)2018年位列山西省民营企业100强第2位,纳税第1位。掌门人是著名的姚氏家族。

煤炭产业虽然现金流和利润很稳定,但近年来姚氏家族一直在寻找产业新方向。据美锦能源方面介绍,姚家三代开始将目光转向新产业,人工智能、机器人、无人驾驶都做过论证,后来发现氢能可以做,炼焦炉的副产氢是主因——上市公司美锦能源目前有660万吨/年产能的焦化,产生的氢气可达4.6亿标方,6万吨氢气。而这些氢气大部分都废弃掉了。

从2015年开始,美锦能源开始切入到氢能领域。

首先落下的第一颗子,是投资1亿元,设立山西示范区美锦氢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锦氢源”)。公司主要职能是“负责氢气制取、加氢站、储运设备、燃料电池、燃料电池汽车、分布式能源等氢能源产业链中的国内外相关技术的引进、开发和已成熟项目的商业化实施等工作”。时间是在2017年11月6日。

美锦能源称:“以公司及周边的焦化企业的产能计算,每年可制取的低成本氢气足以支持近万台氢燃料电池货车一年的日常用氢需求”。

不难看出,美锦氢源公司是美锦能源在氢能领域扎下的第一个大本营——先解决“粮草”的问题。

3个月后,美锦能源南下广东,通过两次收购,拿下氢能源汽车制造企业佛山市飞驰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驰汽车”)51.2%的股权,共计花费3.12亿元,获得控制权。

飞驰汽车最早创建于1971年,2012年进入新能源汽车市场,主打燃料电池汽车。在佛山和云浮建了两个研发中心,有200名设计和研发人员。

公开数据显示,飞驰汽车2018年全年销售6.3亿元,是中国最大氢燃料电池客车企业,市占率43%;第二大氢燃料电池整车企业,全国市场占比23%。

美锦能源的牌局

飞驰汽车市场份额(数据来源:公司资料)

有氢,有站,有车;至此,美锦能源似乎构建起了完整的氢燃料电池汽车商业闭环。

一年后,美锦能源再次发力,在广东再落下两枚重子:一是美锦能源持股45%股份的广州鸿锦投资有限公司斥资1.02亿元控股鸿基创能科技(广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基创能”);二是斥资1.8亿元,增资持有广东国鸿氢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鸿氢能”)9.09%的股权。

国鸿氢能2015年创立,是我国著名的电堆公司,其通过引进巴拉德技术合资生产电堆——2016年7月18日巴拉德公告,国鸿氢能花1840万美元获得巴拉德技术授权,双方组建合资公司生产和组装巴拉德9SSL电堆,巴拉德为该合资公司唯一膜电极供应商,且约定2017-2021每年膜电极最低采购价值1.5亿美元。

电堆是氢燃料电池系统(即发动机)的核心组件,占据了氢燃料电池汽车整车约30%的成本。在当前阶段,手握电堆或系统,基本等同于掌握了整个的氢燃料电池汽车。

因此不难理解,美锦能源在拿下飞驰汽车后,需要再下一城,将电堆(系统)公司纳入公司的战略版图。

美锦能源的牌局

来源:香橙会研究院

鸿基创能则是一家新近成立的公司,于2017年12月份在广州创立。公司主要生产膜电极,膜电极又是电堆的核心组件,现阶段占电堆成本的70%。

美锦能源的牌局

来源:鸿基创能

如果再层层剥笋,膜电极的核心组件则是质子交换膜。质子交换膜占整个燃料电池电堆成本30%,质子交换膜的好坏决定着燃料电池的寿命。世界上能生产质子交换膜的也就少数几家,比如美国的戈尔、科慕(杜邦分拆出来的公司)等。我国山东东岳集团质子交换膜技术最成熟,开始小批量生产。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