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利润“跌跌不休”!厚普股份上市四年 业绩持续下滑

浑水冷星
关注

股市得意,业绩失意。此前因氢能概念在A股市场名噪一时的厚普股份(300471.SZ),背后却是令人难堪的业绩。近日,厚普股份在深交所预告2019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1700-2200万元。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这是公司连续第六次发布业绩亏损预告,厚普股份上市四年业绩表现不佳。一位行业分析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中长期不看好厚普股份,管理层对行业的把控还不太行。”

上市四年业绩持续下滑

7月11日,厚普股份在深交所发布业绩预告,预计公司在2019年上年半亏损1700-2200万元。业绩下跌的原因,公司称是由于天然气设备制造行业仍在调整,市场需求处于低谷期。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这是公司连续第六次发布业绩亏损预告,从去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开始,公司便以天然气价格上涨、新能源电动汽车高速发展的冲击以及原材料价格上涨等行业因素为由,预计公司业绩亏损。

厚普股份董秘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公司亏损和行业有关,今年行业不会一下子出来的。”

而一位不愿具名的证券分析师则表示:“加气设备行业还可以,行业景气度已经上来了,但我们中长期不看好厚普股份。”

事实上,公司并不是去年才发生业绩异常的现象,公司自上市以来,业绩便连连下滑。公开资料显示,厚普股份成立于2005年,于2015年6月份在创业板上市,主营业务为天然气汽车加气站设备、信息化集成系统的研发、生产以及销售等。

财务数据显示,厚普股份近四年的净利润逐年下降。2015-2017年净利润分别为1.77亿元、1.67亿元、3248.37万元,到了2018年,该数据更是猛然下滑至-4.79亿元,当期净利润同比下降率高达1575.36%。公司扣非净利润也不容乐观,从上市第一年年末的1.66亿元一路下跌至去年年末的-4.84亿元,2018年同比下降率率高达3063.46%。

营业收入方面,近两年也是逐年下滑,2017-2018年两年的营收分别为7.39亿元、3.70亿元,同比下降率分别为43.20%、49.87%。

此外,公司近三年的经营活动现金流皆为负数。2016-2018年的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9642.15万元、-1.38亿元、-2.64亿元。经营现金流为负,应收账款也比较高,截止2018年12月,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为3.73亿元,公司曾在年报中多次提示过应收账款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在上市前三年,业绩表现良好。厚普股份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2012-2014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28亿元、8.37亿元、9.5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2亿元、1.48亿元、1.80亿元,上市前三年的营收和净利润皆逐年攀升。

高管频繁变动

有行业人士表示,公司近年的业绩欠佳,除行业因素以外,可能与公司治理层面有一定的关系。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厚普股份高管变动频繁。今年1月14日,公司实际控制人江涛辞去总经理职务,两个月之后,江涛又辞去了董事长的工作,2月14日,副总经理肖斌辞职,2月27日董事廖进兵辞职,同日,监事郭晶晶辞职,4月22日,董秘黄凌辞职,同日,公布了公司财务负责人胡安娜辞职。仅四个月不到的时间,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财务负责人等身兼要职的公司高层便辞去了相应职务,而去年也相继更换了副总经理、职工代表监事、财务负责人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去年11月份时,公司实际控制人江涛曾以“促进公司长远发展”为由欲将公司20%的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北京星凯,若委托成功,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王季文。但一个多月后,公司便终止了股权委托。

虽然股权委托未能成功,但是今年四月份时,公司的董事长依然更换为了北京星凯的控股股东王季文,也就是说公司最终还是“绕道”让北京星凯过来接管公司的日常业务。

对于公司未来的控股股东是否会变更为北京星凯,厚普股份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未来不会排除这种情况,只是江涛的股份还在锁定期。”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实际控制人江涛的股份为“3+2”,即锁定期为五年。

对于厚普股份未来的发展状况,上述分析师表示:“我们中长期不看好,因为公司的管理层对行业的把控还不太行。”

财联社(成都,记者 张海霞)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