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面:与驿蓝共话环上海加氢站建设蓝图

OFweek氢能网 中字

2019年6月5日,上海驿蓝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驿蓝能源”)联合上海化工区和上汽集团在化工区加氢站举行了燃料电池汽车全场景应用暨加氢站落成仪式,标志着全球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加氢站落成并即将投运。

在落成仪式结束后,驿蓝能源与其合作方一同接受了媒体专访,上海士码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马宝、上海驿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文瑾、上海驿蓝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肖明宇出席活动。

据驿蓝能源总经理肖明宇介绍,驿蓝能源定位于燃料电池汽车的综合落地方案的解决,既有做加氢站,也有做车辆资产和运营。在物流领域,驿蓝能源与京东物流、舜华在4月份召开战略发布会,围绕着燃料电池物流车的运营做了一些工作。在客车领域,驿蓝能源主要是跟驿动、舜华在上海地区展开合作运营。

驿动汽车副总经理刘文瑾介绍,驿动汽车是在2014年年底成立,是驿蓝的股东。成立初期主要是尽到新能源汽车示范推广的职责。驿动汽车的核心业务主要是运营,主要是经营9座到50座左右的客运车辆。目前自有新能源客运车辆达到了1300辆左右的规模。前期阶段基本上还是着重在电动汽车,但是驿动认为氢肯定是未来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方向。对于氢燃料电池车辆运营,加氢站基础设施建设这一块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驿动汽车在这块做了一个相应的布局,在2017年、2018年的时候成立了驿蓝。

作为驿蓝能源的实际控股方,上海士码董事长马宝也介绍了上海士码在新能源汽车运营方面的优势。上海士码在金融解决方案和实际落地场景的整合上更具有优势。此外,上海士码出手比较快,基本已经完成了整个产业链的前期布局。第一,已经参与到了上海的合规加氢站,在运营场景上与京东物流展开了非常开放的战略合作。第二,跟上海驿动除了合作以外还有股权投资的关系。第三个在产业上游电堆方面,其实都有股权投资。

目前已经建成安亭站和金山站,跟上海胜能合作的宝山站以及跟汽车城合作的嘉定郊野公园站将陆续浮出水面,在青浦也陆续有加氢站的规划。从投资的角度来讲,其实上海士码主要在推动燃料电池的商业化,所以会带来更多的能够促成商业化模式场景之下的运作,更多的是把车、站和业务多方联动起来,这个可能是他们所起到的“润滑油”作用。而这个润滑油有的时候可能是商务上的,也可能是资本层面的。

以下为当天访谈:

Q:运营的加氢站与车辆如何匹配?

A:金山站是以燃料电池大巴为主要场景搭建,像驿动现在在搭的共享班车业务。当然可能会有少量的乘用车。化工区目前大概有500到550台的这样一个客运车辆的班车需求,驿动在化工区大概有200多辆的业务。金山站仅仅依托于化工区的共享班车基本上能力已经达到80%。

6月份左右可能就会有二三十台的车辆替代,到今年年底,根据车型的变化体量还会有所调整,目前是12座的车型。接下来可能还会购买一部分大的车型,基本上今年年底会有100辆车辆可以上线。

今年跟驿动、京东可能联合做的车的数量还是比较多,当然这个车和站其实是完全匹配的。跟胜能一起规划了宝山站,因为那个站是在外环里,比较接近市区,也比较靠近崇明岛,以后乘用车的场景多一些。

Q:今年计划投入的新的氢燃料车有对应的70MPa加氢站需求的吗?

A:国内来讲真正能够批量落地的乘用车的,70MPa的还是比较少的。应该是明年的上半年会有批量的落地。上汽在金山站落成仪式发布会也展示了一些车型,其实这些车型从乘用车到商务车都是可以用70兆帕。

Q:如何让化工区企业接受向氢燃料电池汽车转变?

A:化工区一公斤氢气卖30多块钱40块钱,去武汉没有60块钱可能一公斤氢买不下来。至少在上海,在这个地方,无论是政策、产业,还是商业,具有种种的机遇条件共同来促成这件事情,这个非常关键,氢在中国的发展需要有契机。虽然政策很好,但是如果没有合适的商业环境,也发展不起来。

Q:现在氢气价格组成是什么样的?

A:运输成本管道其实是最便宜的,鱼雷车运输跟距离有关系,距离一般合适100公里以内,超过就不划算了。一般远的运输成本10块钱一公斤,甚至更高。

Q:车站联合是不是一种比较好的商业模式?

A:驿蓝主体里边有气体公司、运营公司、装备公司、加氢站运营公司,包括有投资机构。这个产业不是一家企业单打独斗能干的。这个时候如果他们像发展纯电一样,某个企业挑头或者某个环节挑头,我认为几乎是没有太大的可能性的。所以一定是闭环的,有足够的闭环企业参与,才能真正的在场景中推动这个商业化发展。我觉得是缺一不可。比如上海目前工业废气提纯后制造的氢的量,也就能支撑1000多台车。我觉得这也是现实环境问题。如果再支撑更多的车,就需要更多的上游的气体生产。

Q:上海目前当地有多少加氢站在运营?

A:上海的加氢站有四座,但如果要说合规的,实际上现在应该是有两座。第一座就是上海的安亭站,2007年至今已经连续稳定的运行了11年,应该是安全零事故的。金山站是上海第二座合规的加氢站。真正的合规站接下来还有一个嘉定郊野公园站,这是世博加氢站的迁建项目,这个规划都已经做完了。

Q:刚才说的合规有两证,这两证是什么?

A:这其实跟当地政策有关系,上海因为氢气未作为能源列入到整体燃气管理条例,目前还是作为危化品处理,上海目前两证是指危化品经营许可证和气瓶充装许可证。有些地方如果氢气已经纳入住建燃气管理的话,它可能以燃气经营许可证替代危化品经营许可证。所谓两证,要么是危化品经营许可证和气瓶充装许可证,要么是燃气经营许可证和气瓶充装许可证,根据各地的政策不同而不同。

Q:政府包括审核周期等的一个审核流程具体是怎么样的?

A:实际上现在国内还没有一个统一的建设程序去覆盖加氢站建设。现在氢气属于危化品,固定资产投资项目建设程序是很难去覆盖一个化工区域外的加氢站项目建设。上海其实在2006年、2007年,当时进行过突破,当时是安亭的加氢站是按照基本项目建设程序,一事一议,最终合规取证,取证就是刚才提及的这两个证。化工区这个项目的突破实际上是在化工区以加氢站的这个名义合规报建、通过审批,最后将合规取证。上海在5月24号副市长开协调会以后,应该会提出加氢站的项目管理程序。其他像佛山、武汉、如皋、张家港好多地方,已经具体发放相关的建设程序。每个地方都有所不一样,有参照燃气的,有按照独立项目,也有兼顾油站的。不管程序如何规定,驿蓝坚持按照合规程序去进行报建、合规取证,这是一个底线。

Q:一些地方标准是有了,但是建站的热情不是那么高?

A:有能力解决气源问题,不一定能解决政策补贴,反之亦然。这其实是一个很综合性、系统性的工程。你看到了20多座站,但是你今天真正去看一线城市有几个站。在真正的有实力去发展燃料电池汽车产业的这些城市有几座站,这个是关键。现在全国都在讲环保,但并不是每个地区都具备环保客观条件。所以说不能光看数量,关键还是要看质量。

Q:驿蓝公司提出了一个环上海市加氢走廊的概念,这种建设在城市郊县的加氢链条是驿蓝公司业务辐射其他长三角地区的总体思想吗?

A:氢能源真正的应用场景,比如在大巴这个领域是城际客运。这也就是为什么叫环上海的加氢站。第一个原因是因为加氢站基于它的一些特性,没有办法在市区里边。这是当前的状态,因为国人对氢的接受是一个过程。在日本加氢站就建在居民的楼边上,没有问题。第二个就是从燃料电池或者氢燃料物流车车辆发展场景来讲,它应该是城际的。包括马上要在浙江有很大的工作,有很多的站,包括在江苏也在考虑。其实最终来讲,一定是在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区域,城际的链条会先搭起来,尤其是观念更开放和经济更发达的地区。

Q:2020年上海完成十座加氢站建设,但现在建设还是比较滞后的,阻碍加氢站建设的因素是什么?

A:原来加氢站也是个很冷门的领域,今年两会之后一下成为热点了。两会之后其实大家明显能看到政府政策制定的速度会越来越快,整个的实施细则也陆续出台了。也就是说整个加氢站的建设,至少规划到落地,整体有加速的趋势。2020年这个十座站一定会完成,而且可能是超预期的完成。

文/钱海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