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将给音乐行业带来什么?

中国智能制造网 中字

据媒体消息,近日在2019—2020音乐季开幕音乐会上,深圳交响乐团演奏了全球首部AI交响变奏曲《我和我的祖国》。该首曲子完全由中国平安人工智能研究院所创作,演奏出来令人感觉十分清新而自然。

近年来,伴随着制造业和服务领域的应用拓展,人工智能在艺术领域的入侵早已见怪不怪。如果说从棋坛“逞威风”到辩论届“逞口舌”,人工智能向我们展示了其强大的智力与能力;那么从写诗、写新闻、写故事到绘画、办画展、卖画作,人工智能则向我们透露了其惊人的艺术细胞与天赋。

而如今,除了写作与绘画之外,人工智能再度展现出对于音乐的“擅长与痴迷”。据《解放日报》消息,近日在2019—2020音乐季开幕音乐会上,深圳交响乐团演奏了全球首部AI交响变奏曲《我和我的祖国》。该首曲子完全由中国平安人工智能研究院所创作,演奏出来令人感觉十分清新而自然。

据了解,这首曲子一共花费了4个月时间才由AI创作出来。研究团队为训练出具备乐曲创造能力的AI,专门为其打造了歌曲库、创作规则库、歌词素材库、音乐评论库、人声声源库和乐器声源库等六大数据库,其中囊括了百万量级的作曲素材,让AI通过结构性、系统化的训练最终创作成功。

音乐评论家王纪宴认为,由人工智能创造出的该首曲子与人创作的相比丝毫没有违和感,曲子渲染出了引人入胜的氛围,清新自然而又迎合听觉习惯。与此同时,由于人工智能化的专业技巧,整首曲子在转调、配器等交响手法上也不拘一格,独特创新式的编曲摆脱了人类作曲的过分严谨与落入俗套。

鉴于此,业内不少专家都期待,未来5-10年AI能够成为音乐行业的重要编曲手段,为广大听众创作出足以传世的音乐佳作。那么,这有可能成为现实吗?其实,早在本次交响变奏乐出来之前,AI作曲就早已经渗透到了音乐行业之中,并由此诞生出了不少的音乐创作案例。

比如2016年,索尼公司的研究人员就使用一款叫做Flow Machines的软件,创作了一首披头士风格的旋律。后来,它落到了人类作曲家Benoit Carre的手中,并被制作成一首完整的流行歌曲《Daddy 's Car》。同时,美国歌手Taryn Southern的新专辑《I AM AI》中,也有一首由人工智能负责编曲的歌,歌手创造旋律和歌词,算法完成编曲。

此外,2018年播出的《中国好声音》中,来自清华的某位博士也展示了一个人工智能创作音乐的项目,他在节目中演唱的《止战之殇》的主歌歌词,便是由人工智能写出来的。而在今年2月份,一首完全由人工智能创作的词曲作品《青春记忆》,更是获得了“全球AI艺术大赛”一等奖的殊荣。

总的来看,AI用于音乐创作已经成为一种时髦而常用的手段。不过,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借助AI进行音乐创作呢?当前,AI究竟给音乐带来了什么变化呢?未来,人工智能和音乐以及人类之间的关系又将是如何的呢?

其实,现阶段的音乐发展正面临着两大窘迫局面。其一是音乐创作专业性太高,不是人人都能够搞创作的,不是人人搞出来的创作都是好作品,能够令人满意。因此时常会出现音乐抄袭、音乐烂作等现象;其二是消费音乐的个性化越来越低,由于音乐市场被某一种风格作品所占领,模仿之风便瞬间刮起,音乐的个性化逐渐受到了压迫和限制。

在这样的背景下,人工智能创造音乐能带来全新的解决办法。一旦人工智能通过学习和训练对如何写音乐有了更多了解,这种能力就可以赋予到更多人手中,让每个人都能成为音乐创作者。与此同时,人工智能可以根据训练内容进行个性化的音乐创作,这极大的丰富了音乐的类型和风格。

简单来说,人工智能的出现带动了音乐民主化和个性化的双重变革,这也是为什么能迎来广泛发展,能饱受人们青睐的重要原因。但尽管如此,也有人担心人工智能的出现会对人类音乐创作者带来挑战与威胁,其实都完全无需忧虑。毕竟人工智能创造能力的获取和发挥都离不开人本身,说到底其背后的活跃因素依然是人,因此想要取代人还为时尚早。

不过鉴于人工智能所创造的音乐作品确实能够弥补人类的不足,未来人与人工智能的“模仿与被模仿”竞争关系也将持续升级。至于最终人工智能将会发展到何种境地,以及人工智能对音乐和人造成何种影响,可能我们还需继续观望和期待。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