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库班论战史蒂夫·凯斯:AI当道,20年后程序员或将失业

猎云网 中字

今年从大学毕业并顺利获得计算机科学学位的毕业生将会有很好的就业前景。但美国知名科技风投、亿万富翁马克·库班(Mark Cuban)表示,“不是每个人都应该成为程序员”。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不会编程的人可能反而会更受欢迎,就业前景更加光明。

近日,库班与美国在线CEO史蒂夫·凯斯(Steve Case)共同接受了Kara Swisher的采访。库班表示:“创造力、团队协作、沟通技巧,这些因素都非常重要,它们将决定成败。在一个充满着人工智能的世界里,你必须对某件事情深入了解。”

他还表示,如果人工智能得到准确的数据,它将变得越来越聪明,而不会像那些已经在现实世界中造成问题的人工智能那样得出错误的结论。他预测,在未来,技能较低的工人将为数据贴上标签,用于训练人工智能,而拥有“领域专业知识”的高技能工人将设计出神经网络的预期结果,并找出可能出错的地方。

“20年后,如果你是一名程序员,你可能会失业。”库班说。“因为这只是数学,所以,无论我们如何定义人工智能,都要有人知道这个话题。如果你想让AI模仿莎士比亚,那么最好有人了解莎士比亚。今年毕业的编程专业学生可能在短期内比文科专业的莎士比亚专家有更好的机会。但从长远来看,就像那些学习了COBOL(通用商业语言)或Fortran(世界上第一个被正式采用并流传至今的高级编程语言)并以为这些就是未来的人一样,他们将永远被淹没。”

以下是采访纪要:

Kara:你们刚开始创业的时候还处在互联网发展早期,当时你们都赚了很多钱,但之后你们的职业生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凯斯认为,下一代互联网必须由社会企业家组成,必须有配套的监管。社会企业家必须考虑更大的社会问题,我们必须从其他地方寻找人才,因为我们已经处在创新的恶性循环之中了。

凯斯:对于我现在所做的事情,有两个因素驱动着我。一个是我所说的互联网的“第三次浪潮”。第一次浪潮发生时,我们都赶上了,所有人都能上网了。1985年,我们创办美国在线时,只有3%的人可以上网,而且他们每周上网的时间只有一小时。所以那时还处于早期阶段。在最初的20年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有人都与网络相连接,连接上了服务器,连接上了一切。

这为第二次浪潮奠定了基础。互联网第二次浪潮主要是关于软件和应用程序的发展,人们在互联网上写作,主要是在智能手机、Facebook、谷歌等平台上写作。

第三次浪潮是将互联网以一种更加无缝的方式整合到我们的生活中,改变我们对医疗保健、食品和农业以及智慧城市的看法,但我认为这需要一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合作伙伴关系、国家的政策和监管问题都更为重要。这些都是应该受到监管的行业。

第二个就是“Rise of the Rest”这个项目,我们如何确保创业在全国各地都能发生,企业家在各地都能得到支持。在这方面,马克也做了很多事情。去年,这个国家75%的风险投资都流向了三个州:加利福尼亚州、纽约州和马萨诸塞州,而其他47个州资金很少。

仅加州获得的风投资金就超过了50%。纽约州和马萨诸塞州差不多,比例为11%至12%。俄亥俄州、弗吉尼亚州和密歇根州都低于1%。上周我去了佛罗里达州,佛罗里达州是该项目的一部分。虽然是美国人口总数排名第三的大州,这一比例也仅有1.3%。得克萨斯州低于2%。所以现实情况是,大部分资金都在支持硅谷等地的创业者,而不是分散在美国各地,而且由于大部分就业机会都是由初创公司创造的,这就导致了问题。

我认为,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投资套利,因为大部分资本都集中在一个地方,所以供求关系动态变化,估值往往会更高,这一点毫不奇怪。而在美国的大部分地区,估值往往更低。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因为第三次浪潮和其他地方的崛起将汇聚在一起。

Kara:找到这些大公司是我们的梦想,但它们往往会联合起来。但是马克,你和别人不一样。我记得你是少数几个属于“其他地方”的人之一。

库班:如果你在进行一个任务,而且有动力驱动,这时候你在哪里并不重要。事实上,科技已经成为了硅谷的支柱产业,就像洛杉矶的电影业一样。这就产生了一系列的问题。

我不需要处理政治问题,不需要越过别人去寻找下一笔大买卖,不需要雇佣别人来做管理人员,而这个人只会说,“我只在那里待到我的创业资金到位。”对吧?在达拉斯,人们来上班,我们完成工作,所以这真的无关紧要。早在90年代中期,互联网的承诺就是要把所有人都连接到网络,让所有地方都参与进来,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应该在硅谷或者搬家。事实上,在达拉斯的时候我们遇到的摩擦更少,这让事情变得简单多了。

凯斯:互联网的第一次浪潮属于超级分布式的。库班去了德克萨斯州;Sprint在密苏里州堪萨斯城;大型现代化公司Hayes总部座落于佐治亚州首府亚特兰大;在线服务公司CompuServe位于俄亥俄州哥伦布市;Prodigy公司在纽约州的怀特普莱恩斯;IBM的个人电脑业务位于佛罗里达州的博卡拉顿;我们在华盛顿特区之外。微软实际上是从阿尔伯克基起家,然后搬到了西雅图。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库班:再往前看还有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Wang等公司。它们当时都在128号公路。那时,128号公路一度盛名远扬,所以在个人电脑和网络发展的早期,硅谷只有惠普和苹果。

Kara:50%的风险投资都流到那里去了,怎么把资金转移出来呢?

凯斯:不,资金在第二次浪潮中合并了。当第二次浪潮波及到软件领域时,硅谷变得引人注目,可以说是占据了主导地位。在我看来,这与第一次互联网浪潮不一样,而且我认为第三次浪潮也不会是这样。原因是,很多领域的专业知识将在第三次浪潮中起关键作用。同时,在第三次浪潮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伙伴关系,都在美国的中部。

例如医疗保健行业。当然,斯坦福做了一些了不起的事情,但是MD Anderson癌症中心在德州;克利夫兰诊所在俄亥俄州;梅奥诊所在明尼苏达州;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在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这些都是优秀的医疗中心。大型的医疗保健公司还有明尼苏达州的联合健康公司,以及纳什维尔的一些公司。

在农业和农业科技方面,大型的公司有孟山都公司,总部设在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还有肯塔基州路易斯维尔,以及内布拉斯加州首府林肯市,那里有专业的农业技术。这是一个机会,因为这一领域的专业知识将发挥更大的作用,在这些城市建立这些行业的合作关系将产生更大的价值,但如果所有的资金都在其他地方,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因此,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敢肯定,对于这里的家庭成员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人才流失现象。那些在这里长大的人离开了,因为钱在别的地方,机会也在那里。

库班:但它已经改变了,现在大不一样了。就资本投资而言,百分比数据是绝对正确的,但就创业数量而言,巨大的变化正在发生。

在过去的10年里,你需要一台笔记本电脑和宽带连接,这是很普遍的,还有一个云账户,不管是AWS还是其他,而现在有了人工智能,情况就更普遍了。当你处在这些集中的领域,你是在争夺资源,而人工智能并不是基于硅谷。最好的技术人员来自蒙特利尔、波士顿、匹兹堡和奥斯汀。硅谷可以是自己的小世界,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开放的机会。

凯斯:我给你们举三个发生在上周的例子,当时我们正在参加佛罗里达的“其他地方的兴起”活动。在奥兰多,互动娱乐领域发生了令人惊奇的事情,很明显,因为迪士尼就在那里,而且艺电公司(Electronic Arts)也有1000人在那里。佛罗里达大学创造了一个以互动娱乐为主题的项目,正蓬勃发展。佛罗里达还有著名的太空海岸。50年前,阿波罗11号激发了我们所有人的灵感,在那个太空海岸地区出现了很多太空科技创业公司。Chewy是一家宠物用品电子商务公司,以30多亿美元的价格被宠物用品零售商 PetSmart收购。Magic Leap是最有趣的科技公司之一,他们已经筹集了超过20亿美元,拥有1700名员工。

凯斯:不过,一切都还没有定论。一开始很多的人认为我们做不到,没有人愿意报道,因为没有人相信互联网。

关于Magic Leap,我的观点是他们的1700名员工大部分在佛罗里达州的普兰特林,距离迈阿密以北45分钟的车程。有几百名高质量的工程师被招募,他们离开硅谷去了那里,因为他们相信这是一个机会,而且他们得到了丰厚的报酬。

去年,思科以23.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位于密歇根州安娜堡的互联网安全创业公司Duo Security;德国商业软件巨头SAP以80亿美元收购了盐湖城的调查软件公司Qualtrics。这种情况时有发生,但人们没有注意到,投资者错过了这些,而这些我认为是最大的套利之一……

Kara: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为什么投资者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第二,我刚刚看到的一项统计数据是创业公司现在处于30年来的最低点,这数据正确吗?

库班: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我认为投资者现在更多地在本地投资,因为你不会错过本地的项目。换句话说,每个中等规模的城市都有各种各样的大学和STEM,也就有各种各样的机会,而且投资很低。特别是对于一家科技初创公司来说,甚至是医疗初创公司,它的成本几乎为零,所以我不认为他们必须出去寻找其他地方的风投。

在初创公司方面,直到90年代中期,理发店也算初创企业,对吧?你有劳动力,而且是不同类型的劳动力,但是现在,这些类型的初创公司急剧减少,因为人们不再传统地从学校出来,学习贸易,然后开始创业。我没有看到任何初创公司的短缺,也没有看到任何想要创业的人的缺点。如果你看看不同类别的初创公司,也许你会发现有些类别的公司真的在走下坡路,尤其是那些以贸易为导向的公司。

凯斯:数据显示,初创公司数量在下降,但也有一种风气导致更多的人,尤其是想创业的年轻人,他们经常觉得自己必须离开现在的公司,去其他地方寻找机会。关于你之前的问题,投资者为什么关注这个,答案并不疯狂。投资者喜欢模式识别,他们在未来会做更多过去曾经成功的事情。在过去的10年里,硅谷表现最好的风险基金大多投资于硅谷,所以我们要做更多。这并不意味着它会改变,人们只是在做更多相同的事情。有时候你必须坐飞机去其他地方,而风险投资家他们宁愿开车,有些人宁愿骑自行车去公司……

库班:我认为风险投资并不是最大的资金来源。

风投追逐成长中的公司。他们想把最后的钱投进去。他们想在Lyft和Uber上市之前加入,因为Lyft和Uber快速崛起,称自己是独角兽。事实上,我投资过的公司,不管是5000、1万、5万、50万还是100万美元,这些公司在硅谷之外无处不在,他们是我最好的公司。对我来说,如果有人从硅谷来找我,他们的机会是微乎其微的,因为这告诉我,他们没有意识到租金更高,员工工资更高,他们不是出于正确的原因来这里的。如果他们是,他们会去选择其他地方。

我看到的是不缺机会,也不缺投资,而且回报是巨大的。风投和PE的策略完全不同。

声明: 本文系OFweek根据授权转载自其它媒体或授权刊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我们。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